金缕曲·贺新郎

宋代 · 蔡士裕

怪得梅开早。

被何人、香罗剪就,

天工奇巧。

茅舍竹篱容不得,

移向华堂深悄。

别一样、风流格调。

玉质冰姿依然在,

算暗中、只欠香频到。

著些子,

更奇妙。

有时来伴金尊倒。

几徘徊、认成真後,

又还误了。

费尽东君回护力,

空把芳心萦绕。

竟不解、索他一笑。

夜月纱窗黄昏後,

为爱花、翻被花情恼。

个恩爱,

负多少。

打印    纠错

蔡士裕